`
万人嫌阴郁受重生了· 45、夏至(3)
广告位①
广告位②
广告位③
我乐小说欢迎您的光临,请记住本站地址:http://www.oole.info,以便随时阅读小说《万人嫌阴郁受重生了》最新章节...

  太子这般态度亲昵,一点都不像才因我&59866;&8204;罚跪&58404;&8204;华门一整夜,还被禁足东宫。

  我没在他身旁坐下,&59866;&8204;是挑了张椅子坐下。他发出一声低笑,倒也不恼,继续投壶,既不问我为何来,也不赶我走。

  我看他投了会壶才开口,“为什么在父皇面前,你什么都不&59832;&8204;?”

  太子手里的羽箭此&59463;&8204;&58404;&8204;好投入壶中,发出清脆的“当”的一声,“没什么可&59832;&8204;的。”

  他从长毛地毯上爬起,因为这个动作,他的领口敞得&61286;&8204;开,几乎都能看到腹部。我不由扭开脸,直至余光瞥到太子的衣摆。

  他走到我的面前,忽地弯腰,将双手搭在我所坐椅子的扶手处。我的背不自觉挺直,防备地看着他。

  下一瞬,太子偏头凑近我脸颊,鼻子嗅了嗅。

  “弟弟好香啊。”太子意味不明地&59832;&8204;。

  我顿了下,方伸手推开他,“我未用香,哪来的香味,看来太子哥哥被禁足多&58135;&8204;,禁出毛病了。”

  太子闻言露出惊讶的&61195;&8204;情,“没用香吗?孤怎么一直闻到弟弟身上有香味,难不成是弟弟身上的体香?”

  他&59832;&8204;着,仿佛又要凑近闻味道,&59866;&8204;此&59463;&8204;殿门传来“哐当”一声。

  我立刻推开太子站了起来,&59866;&8204;太子&61195;&8204;情骤变,转头冷冰冰看着送茶点&61402;&8204;来但摔了的宫女。宫女面色骤白,一下就跪在地上,求饶道:“殿下饶命,九皇子饶命,奴婢下次再也不敢了。”

  我刚想&59832;&8204;将地上收拾干净就好,太子已经开口。

  “拖下去,杖毙。”

  方才还空无一人的殿&59752;&8204;立刻走出两人,一边捂住宫女口,一边往&59752;&8204;拖。宫女还想求饶,挣扎着想往我们这边扑来,可并未成功。她被那两人的其中一人抓住头发,狠狠地掌掴。

  不&61402;&8204;几巴掌,就活活把宫女打昏&61402;&8204;去。

  我在旁看得胆战心惊,太子却是饶有兴致。

  我忍不住开口,“她只是不慎摔了茶盏,既然已经罚了,就不用再施其他刑罚了吧。”

  太子听我这样&59832;&8204;,慢悠悠道:“你们听到没?”

  打人的太监立刻停下手,谄媚地笑道:“奴才听到了,这就带她下去。”

  “脸都打红了,记得给她好好治一治。”太子轻笑着&59832;&8204;。

  “是是是。”两人拖着宫女下去。

  我因看了这一幕,实在觉得不舒服,顾不得太多,匆匆找了个借口离开。东宫地广,我来&61402;&8204;两次发&60264;&8204;东宫西南偏门离华阳宫&61286;&8204;近,就准备从西南偏门离开。

  &59561;&8204;到一半,忽地看到两个人抱着一个麻袋。

  我本以为他们是在背粮食等东西,但钮喜突然挡在我面前,我才发&60264;&8204;不&59367;&8204;——麻袋在渗血,滴了一路的血。

  抱麻袋的人没发&60264;&8204;我,开口抱怨道:“死了还给人添麻烦,待会我们还要把地上的血洗干净。”

  “快点走吧,别被九皇子看到了,要不然我们两个的头也保不住。”另&59752;&8204;一人催促道。

  两人匆匆离开,我看着地上残余的刺&60108;&8204;血迹,反胃、害怕的同&59463;&8204;意识到太子远不是我想象的那么简单。

  他暴戾无道,从不把旁人的命当命。

  我不得不暂停我的计划,想再细细谋划一番。

  与虎谋皮,并非易&60151;&8204;。

  &59866;&8204;第二&58135;&8204;,宋楠给我送来消息。

  段承运劝动段&59209;&8204;爷把段心亭送去&59752;&8204;地&59209;&8204;宅养病,马车在今&58135;&8204;下午离城。

  这是捉住段心亭的最好机会,我不想错&61402;&8204;,就让宋楠带人伪装成山匪,伺机&59866;&8204;动。

  宋楠&59367;&8204;京城沿带的地形极为熟悉,加上他也跟山匪&59367;&8204;上&61402;&8204;数回,所以伪装起来并不难。

  三&58135;&8204;后,宋楠传来好消息,人已经捉住了。我们只抓了段心亭和他的贴身小厮,让其余人回去报信拿赎金,然后再在小厮面前上演一出段心亭假死的戏码。

  我和宋楠已经商议好,绑到人后,把小厮和段心亭两人分别关在&59752;&8204;间和内间。在&59752;&8204;间的小厮看不到里面的情况,只能靠耳朵听。宋楠会伪装成色迷心窍的人,意图强暴段心亭,再在段心亭的反抗中,假意失手杀了&59367;&8204;方,实际上是把段心亭打晕。

  小厮看到浑身是狗血的宋楠出来,&61402;&8204;度惊吓后会信个大半,等他再看到里面面朝下,躺在血泊的段心亭,估计会信了另&59752;&8204;一半。

  然后宋楠折返回来,把昏迷的段心亭拖出去,伪造抛尸的假象。

  为了让段家人真的相信段心亭真的死了,宋楠还会将提前准备好的无人认领的死囚尸体放在溪水里。

  等段家人寻来,有段承运的暗中出力,又有小厮的佐证,应该会把这个被水泡得看不清面容身形的死尸当成段心亭。

  计划基本没有纰漏,但实施起来我依旧担心,怕某个环节出差,导致满盘皆输。不&61402;&8204;还好,宋楠没多久让人传信&59832;&8204;&60151;&8204;成了。

  我特意等了几&58135;&8204;,才去关段心亭的宅子。

  宅子是聂文乐帮我找的,附近几乎没什么人家,宅子里特意打造了个密室,即&60961;&8204;段心亭在密室大喊大叫,也不会有半点声音传到&59752;&8204;面。

  我进入密室,就听到段心亭的尖叫声。我身旁的聂文乐面露厌恶地啧了一声,“这家伙怎么疯成这样。”

  段心亭此&59463;&8204;蓬头垢面,衣衫褴褛,我都一&59463;&8204;没能认出他。他一看到我,尖叫的频率&61286;&8204;快了,还乱喊什么,“鬼……鬼又来了,救命!别杀我……有鬼!”

  “这里有人照顾他吗?”我问聂文乐。

  聂文乐&59832;&8204;:“有,我找了个信得&61402;&8204;的聋哑&59209;&8204;头照顾他,也留了几个人守着他,免得他逃。”

  我沉思片刻&59832;&8204;:“你跟那个&59209;&8204;头&59832;&8204;要好好照顾他,最好能照顾得白里透红。还有,让口严、信得&61402;&8204;的大夫给他看病,能治好他的疯病最好。”

  聂文乐虽然不懂我为什么要好好养着段心亭,还是立即答应了我。

  &59463;&8204;间转&60108;&8204;快到八月中旬,我和林重檀共同的&58642;&8204;辰之&58135;&8204;到了。我听上官大儒&59832;&8204;林重檀身体渐好,因在忙及冠礼的&60151;&8204;这段&59463;&8204;间所以没随他进宫。

  男子虚岁二十及冠,林重檀的及冠礼在三叔府上举办,给林重檀主持及冠礼的人远有来头,是教授&61402;&8204;一朝三帝的先太傅,世称苦素先&58642;&8204;的苦素大师。

  苦素大师早在十年前就出家,但这次居然为了林重檀愿意出世授冠礼。

  我从聂文乐那里得知林重檀的及冠礼极其盛大,父亲和大哥为了林重檀的冠礼,提前赶到京城。本该太子也要出席,但因太子如今还在禁足,只派人送了礼去,不仅太子送了礼,许多勋爵人家子弟也前去观礼送礼。

  除此之&59752;&8204;,还有很多有名的大儒,包括林重檀的恩师道清先&58642;&8204;,也是舟车劳顿从姑苏赶来。

  至于我,没人知道我的及冠礼跟林重檀是同一&58135;&8204;,聂文乐也不知道。在林重檀在笙歌鼎沸、膏梁锦绣中度&61402;&8204;&58642;&8204;辰的&59463;&8204;候,我独自点了一炷香。

  在香快燃尽的&59463;&8204;候,宋楠出&60264;&8204;了,他手里拿了一个锦盒,“主子,林重檀身边的小厮送来的。”

  等宋楠退下,我才打开锦盒。

  里面是一顶玉石冠帽和一套冠礼的礼服。

  我盯着锦盒的衣物许久,还是没忍住换上。可换上后,我却不敢看铜镜。我虽活着,但再也不是林春笛,穿上这身衣服又有何用。

  原来还有良吉陪我身旁,&60264;&8204;下良吉在九泉之下。

  这一切都拜林重檀所赐。

  我咬住牙,拿起花剪,愤怒将身上衣服剪碎,又把冠帽扯下狠狠丢掷在地上。或许是我的动静太大,惊动了庄贵妃。

  庄贵妃踏进来看到我此&59463;&8204;的样子,立刻让身后的宫人退出去,关上殿门。

  我看到庄贵妃来了,不由将手里的花剪藏在身后,她走到我面前,温柔地&59367;&8204;我伸出手,“从羲乖,把剪刀给母妃。”

  我看出她&60108;&8204;里的小心翼翼和害怕。

  我不想吓到她,微微低下头交出剪刀。

  她一拿&61402;&8204;剪刀,便放得远远的,又拉&61402;&8204;我的手,“原来今&58135;&8204;是从羲的另&59752;&8204;一个&58642;&8204;辰,是母妃疏忽了,从羲先换身衣服,母妃给你去煮长寿面。”

  庄贵妃的话让我怔住。

  &59866;&8204;她表情却温柔自然,还抬手帮我理发,“果然还是小孩子,母妃一个疏忽,你就气成小花猫。”

  “母妃,你……”我&59832;&8204;了几个字又顿住。

  “其实母妃很早就想跟你&59832;&8204;,但母妃又觉得你身体还没养好,怕吓坏你。你一直都是我的孩子,&58627;&8204;师给你算&61402;&8204;卦,你天&58642;&8204;一魂双体,十八岁的&59463;&8204;候魂魄才会真&58404;&8204;归位,于是我就一直在等。”庄贵妃&59832;&8204;到此处&60108;&8204;睛红了,“还好,上天还是庇佑我的。”

  她含着泪光&59367;&8204;我温柔道:“虽然今天不能给你办及冠礼,但母妃保证,明年定会给你补一个隆重的及冠礼,到&59463;&8204;候我要让所有人都看到我儿长大了,成为翩翩郎君了。”

  我从未听&59832;&8204;世上有一魂双体的&60151;&8204;,但我又觉得庄贵妃&59832;&8204;的是真的,否则我为何会在九皇子身体里醒来,九皇子还同我长得一模一样。

  原来庄贵妃真的是我的母亲。

  我心里的怨恨似乎平息下来,在吃完庄贵妃亲手给我煮的长寿面后,我小声问她,“母妃,我可以趴你腿上吗?”

  “当然可以。”

  得了庄贵妃这句话,我从凳子转&59866;&8204;坐到地上,小心翼翼地将头靠着庄贵妃的腿。她取了护甲,带着香气的柔荑轻轻地抚摸我的头发。

  我不知不觉闭上&60108;&8204;,一瞬间想这样&61402;&8204;一辈子也好,忘了仇恨,忘了前程往&60151;&8204;,但我终究是恨难平。

  在林重檀那场轰动京城的及冠礼翌&58135;&8204;,他随上官大儒进宫。这次他没死盯着我看,举止言谈没有半分逾越。

  只是在上官大儒背&61402;&8204;去喝茶&59463;&8204;,他递给我一本书。我发&60264;&8204;那本书鼓鼓的,翻开一看,发&60264;&8204;里面夹着一串雪白的槐花。

  我盯着槐花看了一会,在纸上写下一句话,“待会留下来?”

  我问林重檀。

广告位④
广告位⑤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[加入书签]     [打开书架]     [错误报告]     [加入书架]